”虾峙镇党委副书记洪达说
admin
2019-08-13 06:47

  舟山普陀是全国海岛数量第二多的县区,在发展中出现了城市与乡村、大岛与小岛不平衡的问题。有凭一部电影而一夜成名的东极岛,也有村民平均年龄高达70岁的偏远小岛。为切实保障偏远小岛民生、谋求新发展空间,确保

  舟山普陀是全国海岛数量第二多的县区,在发展中出现了城市与乡村、大岛与小岛不平衡的问题。有凭一部电影而一夜成名的东极岛,也有村民平均年龄高达70岁的偏远小岛。为切实保障偏远小岛民生、谋求新发展空间,确保高质量发展、实现“两个高水平”路上谁都不掉队,普陀区针对偏远小岛“空心化”“老龄化”“闲置化”、产业发展乏力、基础设施落后、群体保障弱化等问题,在全国创新推出“和美小岛”建设。

  在从舟山普陀沈家门墩头码头到虾峙岛的渡轮上,不禁让人联想起加布瑞埃拉泽文的畅销书《岛上书店》的开场语:阿米莉娅洛曼在从海恩尼斯到艾丽丝岛的渡轮上,趁着指甲油干透的间隙,浏览了关于小岛书店的笔记。那是一间除了老板没有全职雇员、童书很少、网上宣传有待发展、主要服务于当地社区的书店

  坐船去虾峙岛需要35分钟左右时间。这是一个岛也是一个镇,由于弯弯的样子十分形似大虾而得名;岛上以老年人为主,孩童及青壮年很少;岛上的民宿,主要以口碑相传

  每到夏天,很多人心中就会跳生一个海岛梦,借岛而居。在舟山,一些海岛因商业开发,游人如织,不逊都市;而一些留守仅百余人的偏远小岛,生活配套虽有所不及,但也共享高质量发展成果,过着安静祥和的幸福生活。

  从虾峙岛码头下船后,不远处有一片拆迁安置区。宽阔的水泥路,两侧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海景楼房,分类垃圾桶有序摆放,一些老人在惬意地聊天。

  这里是虾峙镇西白莲、东白莲和小庞公村的集中安置区,名叫“莲庞嘉园”。该三村已陆续被开发成虾峙镇的临港产业用地,用于造修船和油储运等项目。

  “我们三大产业都有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”虾峙镇党委副书记洪达说,“一产主要是渔业。虾峙镇是舟山的重要渔区,素有浙江渔业看舟山,舟山渔业看普陀,普陀渔业看虾峙的美誉;二产主要是临港产业。比如西白莲的亚泰船舶已成为虾峙镇重要的经济支撑,东白莲的成品油储运项目也在建设中;三产主要是转产转业后的航运业,还有一块是生态旅游业,以河泥漕的民宿为点状铺开。”

  陆域面积仅为3平方公里左右的蚂蚁岛,也具备完整的三大产业。“一产有108艘渔船,渔船人均拥有量很高;二产有一家大型造船厂,年产值10多亿元,以及拥有60多家虾皮加工厂;三产是红色文化旅游,以蚂蚁岛精神为参观体验线。”蚂蚁岛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徐军安介绍说,“三大产业齐头并进,相互融合。”

  乡村要振兴,产业是支撑。据悉,舟山普陀区统筹联动发展机制,严把产业导入关,重点做好与小岛与附近大岛的互动互通;积极推进区内小岛一二三产融合发展,发展“旅游+经济”,丰富渔农村旅游业态。加快培育发展民宿经济,将电子商务融入小岛休闲旅游、农副产品等领域;科学把握小岛的差异性和发展走势分化特征,打造“一岛一品”。

  对于平均年龄高达六七十岁的小岛村民来说,老有所养,病有所医,是最大的幸福因子。

  “今天中午的菜是肉饼子炖蛋、红烧茄子、花菜煮红萝卜和白菜豆腐羹。”张飞红向笔者介绍说。买菜、做饭、配送,为蚂蚁岛上独居老人送餐这件事,70岁的张飞红已经坚持7年了。7年来,一日两餐,风雨无阻,她和其他4个平均年龄超65岁的阿姨,解决了岛上80多个独居老人的吃饭问题。

  在柴山岛的便民服务点,71岁的联络员胡位章将“菜篮子”平价供应配送来的蔬菜、肉类、豆制品等一一分发到所需村民手中。“以前想吃点红烧肉,需要自己坐船到本岛买,要不让在本岛的子女有空带过来。现在有了这个菜篮子便民服务点,想吃什么只要跟联络员说,就会有人送来。”70多岁的林阿伯满脸笑容。

  医疗健康问题是海岛的重中之重。在虾峙镇中心卫生院,放射科为了方便老人已在一楼全新开设,中医理疗区装饰一新,住院部也已扩大改造。此外,这个岛上医院还有一个远程医疗服务站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化验数据可以直接和普陀医院实时联网。”虾峙镇中心卫生院院长林韩立说。来到虾峙岛挂职已两年的他,是虾峙镇中心卫生院的第二任院长。“我们还开设了专家门诊,这在海岛中是非常少见的。”

  据了解,普陀区为进一步提升海岛基层医疗,在医共体区域一体化健康服务信息平台建设的基础上,积极探索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新型数字化标准服务体系,推进海岛远程会诊、医学影像(心电)会诊、健康服务管理等医疗应用。

  “你帮我在网上买双鞋子吧。”在虾峙镇长坑村,一位老人走进“博爱家园”爱心超市,向店主江世恩寻求帮助。

  随着村里年轻人的减少,今年57岁的江世恩成了村里的“年轻老人”,他已成了当地不少老人依靠的“贴心人”。虽然腿脚不便,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,网络购物便是自学而成的,今年已帮乡邻代购了5万元左右的商品。他还会理发,甚至会木匠工艺和电器修理。平时村里老人的手机和家中电器、家具等出个小问题,都会上门找他来帮忙修理。

  2015年,虾峙镇“博爱家园”工作在长坑村率先推行,江世恩原先的杂货店成了“爱心超市”,专门平价供应生活所必需的米油盐等。“博爱家园”还配有爱心理发室、爱心医务室、爱心书屋、爱心文体室等,解决老年群体和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需求。一些无条件且人口分散的村(社),虾峙镇则采用定期流动服务平台,如爱心流动大篷车、爱心巡回医疗站等进行服务。

  “博爱家园帮扶小组除了在生活上帮助,还有走访探望的作用。”洪达解释,“岛上的年轻人都去了本岛或更远的地方,一年也回不了几次,电话打得也少,老年人的孤独感增加了。”

  人间自有真情在。目前,帮扶小组每2天就会到服务对象家中走访探望,帮助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困难。“哪怕是去串串门,和老年人讲讲话也是好的。”

  张飞红也早已把蚂蚁岛上的老人当作了亲人。她说,每天送餐,不仅是一次问候,也是一种按时查岗。

  有一年冬天,她去送中餐,一户老人家没开门。按照常理,老人应该在家的。她便往门缝里看,果然,看到地上有一双脚。她立马找来人进屋内,把老人救了起来。她说,这些老人已经成了自己的牵挂。

  “建塘脚如果速度不快,抛在海里的沙土就会被海水冲走。台风天更是不行,一浪打来,砌好的塘脚就会被冲掉。”70多岁的蚂蚁岛村民曹利琴说,“接连几次冲垮后,阿拉妇女们生气了。海塘就这么难筑吗?当年万里长城都筑起来,难道阿拉连塘脚都打不牢?”

  讲台上,曹阿姨讲得生动,清晰地还原了上世纪70年代普陀蚂蚁岛筑海塘的场景。蚂蚁岛海塘是岛上妇女“自力更生,艰苦创业”精神的集体体现,也被命名为“三八”海塘。

  “这个讲台一开始只有一两位阿姨愿意来,现在队伍已经有10多个人。”徐军安为阿姨们讲得越来越好、故事性越来越强而感到高兴。“人是需要得到认可的,七八十岁的高龄,她们把自己的经历与人分享,乐在其中,这就是幸福生活。”

  有位阿姨曾“吐槽”没时间种菜,因为游客多了讲故事的次数会增多。其实阿姨讲故事也是有补贴的,但她说不是钱的事,而是自豪的事,给蚂蚁岛作贡献是应该的。

  其实,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蚂蚁岛就曾是全国渔区的一面旗帜。1958年,蚂蚁岛的创业故事被《人民日报》以《第一个人民公社》为题进行了长篇报道,让这个默默无闻的东海小岛声名远播。时光荏苒,老一辈创造的“艰苦创业、敢啃骨头、勇争一流”的蚂蚁岛精神,不但没有过时,还在继续发扬光大。

  “在振兴海岛乡村和建设幸福普陀的过程中,更需要我们发扬和传承蚂蚁岛精神。这种精神已经深深地刻在蚂蚁岛人的骨子里,代代传承,蚂蚁岛精神也永远是这座小岛蓬勃发展的巨大引擎。”徐军安说。

  一个个小岛原汁原味的生活,一则则美妙动人的故事。行走其间,幸福的笑容无处不在。

  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会心地笑着。看着来旅游的小孩,天真的脸庞会让他们念起身在外乡的儿孙,抑或想起昔日的自家孩子。这是幸福的回忆。

  聚在街角处的老人开心地笑着。他们聊着谁家的孩子捕到了很多鱼,谁家的女儿带着老父亲喜欢的酒回来,谁家的孙子考上了名牌大学。这是幸福的寄托。

  站在施工地的老人满意地笑着。虽然岛上基础设施投入的人均成本很高,但当地政府高度重视民生问题,水、电、网络、道路、码头、垃圾处理、公共文化、生态环境等,一应俱全。这是幸福的味道。

  这些小岛无不拥有着独有的气息、整洁的环境、清新的空气、细腻的沙滩、和善的村民想必“海岛梦”便是如此吧。

  最大的幸福是什么?托尔斯泰说过,对人类社会来说,是和平;对个人来说,是健康。在一个和平的世界上,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过一种小康的日子,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能过上这种日子,那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世界了。